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55|回复: 7
收起左侧

七月诗会简评

[复制链接]
窗户 发表于 2015-7-28 08: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诗会简评
张远伦

【引言】: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方式——维特根斯坦

人们爱着那些逐渐撤退的墓碑

只有坟墓称得上是孤独,可孤独的人什么也不缺,叩拜、缅怀、看不见人世悲切和苦难的山岗,乃至于女儿写来的一首诗,这都是他的独享。坟墓是随着时光逐渐撤退的事物,只不过相较于肉体,它撤退得更慢,更寂静。
这首诗有两小节。每个小节代表一个时代,代表一个时代的追思。在人类不变的生命图谱中,只有血肉联系从来不需要质疑,譬如这首诗里父亲对他父母的磕头,女儿对父亲的追念。爱情有时候需要一纸证书来维系,而亲情只需要那看不见的DNA就可以了,因此在很多时候,亲情的诗写更容易沉淀,从而夺取更多的时间。
这首诗有两个比较点。一个来自于时间,一个来自于空间。时间上的代际衍进,是显性的:作为一个近似于旁观者的小女儿,在山中感受到的仅仅是一种仪式,或许祭奠的庄重只不过是为了促进一种文化习惯的形成。小女儿甚至不明白父亲呆在另一个人的寂静里,跟花瓣呆在雾气的寂静里,有些什么差别。但是,当有的坟墓撤退得更远,新的坟墓又来了,父亲,这时候像昆虫一样蹲下来,在大地上找到了自己最后的身位。这个时候,女儿的体验截然不同,一些泪点场景会移位于山中,比如替病中父亲洗身体,比如走在父亲前头那稚嫩的呼唤,都如此轻易扩张读者的泪腺。
空间上的对撞,则是隐形的,这才是本诗最值得称道的地方。相对于人世喧嚣,他父亲的山中很寂静,少了猜忌、杀戮,甚至连雾霾都离得远;相对于人世里连绵不绝的悲伤,山里的人和物都显得有些简单的幸福;相对于在人世里做一个飘忽的人,在山里做一只蹲下来的昆虫,做一具像昆虫那样最接近土地的白骨,更让人羡慕。
羡慕父亲的,是他,因此他也去了,也去领取那无边的寂静。
羡慕一句,是诗眼。羡慕一词,道出人间悲苦。阳与阴的二维世界,更多人选择了阴。因为阴代表死亡意识和永恒。

死去的人什么都不缺
夕染

1.

每年清明。都要上山
什么都不做,不说。他只想在
父亲的
寂静里,避一会雨。
想起头几年,山里的新坟多,人也很多
他烧纸时,妻子和女儿
认真看着。旁边的野杏树,偶尔落下
花瓣,他磕头
也跟着磕头。
那时候,雾气还没这么重
悲伤的事,看起来也很幸福。

2.
一个人走在林子里
听到鸟叫
就想起第一次,给父亲擦洗身子时
那种空荡,让人战栗的
空荡。以前女儿
总跑在前面,时不时停下来叫他
爸爸,爸爸。那时候
他没听到过
鸟叫。野杏树还在开花,他最后蹲下来
像一只昆虫
坟草茂盛,他羡慕父亲。


诗歌的虫洞让假设的灵魂走得更远

我坚信,诗人从冥王星那里回来,一定是穿越了一个虫洞,缩短了里程和光年。能够办得到的,只有诗歌,只有诗歌的想象力。一个来回,诗人完成了两种隐喻。宏观的隐喻和微观的隐喻。
从宏观上讲,诗人从冥王星那里,获得了忏悔的力量,让人跪伏,从而路过的是离弃之离弃,罪孽之罪孽,腐朽之腐朽。如果说人的精神世界还有可以救赎的场域的话,除了宗教,就是对无限时间和空间的崇拜。那种博大的非自然性,足以让渺小的人认清自己的欲望。一旦在思维的远方找到一个支撑点,抑或说在欲望、灾难同时降临的时候,有一个落脚的地方,那么人就会变得通透。在认识自我即认识宇宙的宗教意识中,只有时间是一切事物的参照。在冥王星那里,通透的人是不生不灭的。
从微观上讲,诗人在某一个夏天,看到雨水在轻轻拍打地球,人类还在和虚无、遗忘对抗,还在和内心的宗教谈一谈孤独。可孤独的另一端是海啸在迅捷地发生,是坍塌连着坍塌。短暂的造访者,看到的雨水或许很轻,只是轻轻地,拍打了一下,可地球的沿海地带便陷入末日境地。这是来自于人类自身可以感受到的灭顶之灾。在这里,物理在场与心理在场相交织,作为个体极为细微的身体和心理感受——那些虚无,那些孤独,那些现实世界的被淹没感——此时置放于冥王星关照到的大空间里。是否可以理解为就是诗人个体呢?诗人的某一次坍塌,某一次被领走?虽然第二小节诗歌仍然在巨大的精神空间里穿梭,但我更愿意看成是具体的、可感的微观隐喻,看成是个体体内的一次“灾难”。
作为他者的冥王星,这次,是引力场,是诗人自我修缮的小宇宙。诗人找到了闪转腾挪的语言工具,想象力允许和放纵了诗人,这么干。

冥王星记

张小美


从你那里回来,万鸟归巢,犹如忏悔。
我走在回家路上,
暮色在抬头间又深一层。
远山的灯塔,红光闪烁如鬼火
但我已不再害怕。仿佛每一个人
灵魂永在,不生不灭。
除了时间
世间再无别的参照。
仓促的一生,离弃过别人也被
别人离弃。糟蹋过粮食也
犯下罪孽。
当我跪伏,万物都在速朽……

一种坍塌会被铭记
一种呼啸刚刚发生,在沿海一带
或者体内。
人类有更甚于你的虚无,渴望被带走
我留下过什么
又被什么遗忘
在浩瀚的宇宙中,
我只是短暂的造访者
“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孤独……”
那一年是夏天,我曾坐在冥王星上
看雨水轻轻拍打地球



善与爱,出现在山里就是山里的神

有时候,我怀疑:底层叙事是不是就要一副长着青面獠牙的样子?是不是就要把肉撕开,血流到读者的眼睛里?读了这首诗,我得出一个答案:不一定。底层叙事,也可以明媚温暖纯净,因为,善,就代表一个神,这个神,从不会抛弃她的匍匐者。
老实说,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首底层叙事。但劳动、流浪、破旧等词语提醒我,这就是一首写潦倒经历的一首诗歌。能够把心酸、尴尬、困顿,写到甜蜜和温暖这份上,诗人需要怎样的心境?
在山中,一个安静的夜晚,诗人在租来的破旧房子里,与妻儿抵足而眠,这就够了,爱可以化解许多块垒,可以让一些“我执”消弭于无形。那些痛苦的根源往往就在人的内心,而非现实世界。现实中降临到人的头上的一切困苦,都是人自身贪婪造成的。在这首诗歌里,爱是中心,是甜蜜的中心,诗人的身体可以纯净到任由晚风四面八方通过。
在众多底层叙事夸饰和矫情造成审美疲劳的时候,读一读这类型的诗歌,不亚于山涧清泉荡涤内心。
这首诗语言干净,但是叙事的过程现出力有不逮的地方,如那修饰的形容词,暴露了一些抒情诗显露的地方,而叙事的“藏”还做得不够。

山中一夜

窗户

满山虫鸣,不止
满天星星,闪烁

晚风在吹,带着植物和水气
荡尽我一身风尘

无论从哪里赶来,又将去往哪儿
我今夜是干净的、安宁的

身边躺着妻儿,呼吸轻柔
另一间,有小弟弟和岳父母

这虽是租来的老房子
没有玻璃窗,只有破旧的木门

但它依然是这山谷唯一的房子
这尘世最为温暖、甜蜜所在

神从来不会抛弃劳动的父母
也不会抛弃流浪的儿子



无望的人在练习杀人游戏

读到这首诗,就想到这句话。不记得这句话谁说的了,与之相对应的一句话是:大哥们还在灯下说闲愁。
这里有两层意思要说。
在社会转型期,城镇化会造成强力巨变,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潜藏于柔弱面容里的暴力。一个少年,拿起了尖刀,需要一种怎样的仇恨?首先,他是一只绵羊,诨名就叫绵羊,可见其柔弱;其次,只有十六岁。那么我们看看让仇恨产生的那些词语和句子:流氓,流氓和官员,征地,刀打母亲的脸……绵羊因此成为小兽,亮出了尖刀。这不仅是激情对抗,还有整夜整夜一个家庭的无望。因此绵羊练习了杀人游戏,大哥们不说闲愁,他们吓懵了。
还有一层意思是诗写本身。有的诗人在现实题材里写作,自觉站到鸡蛋一边(本身作为鸡蛋,不站在鸡蛋一边也是不行了)。或许这类型诗人是自身无望,也可能是对欺蒙拐骗和巧取豪夺无望,对一地“体制的碎玻璃”感到无望。当然,说闲愁的诗人们也大可不必妄自菲薄,在多元社会,写作取向多元,审美取向多元,无可厚非。
我不太明白的是,诗人为啥要在开头整那么一个与整体语境不和的开场白,这是冤情陈述前的击鼓之声吗?是诗人在自言自语祈祷某种正义的出现?还是隐喻一种刺破暗夜的力量(尽管力量像是一枚绣花针)?不管怎样,我作为一个读者,不太喜欢这几句搭不上调的写法。

作证

聂权


向亡者要灵魂
向已逝去的暗夜
要一根不慎落地的绣花针
要喧腾的身影、声响
和气味,向夏天要春天
要春天亲来,为夏天的存在作证:
一个绰号“绵羊”的16岁少年
在全村人与三个手持大刀的流氓的对阵中
将其中一个失手捅死。前一天
村支书、村主任派几个流氓
到他家,威胁他父亲不得因征地
再上访,他们用长刀架在他母亲的脖颈上
并且用刀拍击她的脸
少年被吓傻了,刚才他还在看动画片

1500多人的村庄,900多人联名
为他求情,但谁能进一步
为一个只有他、家人、恐惧、黑暗的暗夜作证
谁能为一个少年
整夜磨刀的理由作证?


各安天命的镇子不需道破

把一个小镇写得灰头土脸、自给自足,是这首诗的内劲。有力,有发现,有嚼头。
这个镇子又小事物和小人物构成。这些事物和人物各安天命,任凭命运发落。显得既是安详的,又是悲凉的。没有朋友的我被狗追逐,打下了无常人世的灰色基调。生命终结的人死在自己床上,而不是在医院,似乎像是民国的某个边僻之地的小镇一样,如此看来,城市文明推进到今天,作为城镇化基本单元的镇子,也在某种程度地衰微,衰微的不是一种地域,而是一种文化。农耕交换的集散地——小镇,已经不可避免地边缘化了。可是,诗人笔下的头镇,还是具有某种宁静的自足,尽管小镇里随时在生离死别,在发生道德事件,在任由小地痞把持夜晚。
诗人强调了小镇里没有大人物,因为“我”及我的儿女就是小人物中的小人物。“我”与狗相伴,与鸡为邻,过着貌似与世无争的生活。更为重要的是:我要在门口挖一口池塘。在这里,我们有理由怀疑,诗人有这样一个意思:在这个灰头土脸的小镇里,做一个现代隐士是有可能的,那种“半亩方塘一鉴开”的意境是可以在小镇里随着主人的细微野心实现的。
但是,真是如此吗?不见得。如果我们想一想城市文明的巨大吞噬,想一想即将消失殆尽的村庄与即将渐渐消失的“古代镇子”,那种自足是否难以自足?或许,要在门口挖池塘,是另一种触目惊心。
好在诗歌不是需要我们看破,而是看见。看见就够了!

写给头镇的诗

严彬


我想写一写头镇,事实上
我更想写写头镇的一些小事物
或许,就从两条狗开始
一条白狗,一条灰狗
出现在我的整个童年,将我驱逐
很难想象是吗——我在镇上没有朋友
我的朋友也是

“这里没有大人物“。我爷爷曾说
这里的医院只能缓解咳嗽,没有癌症
不过市民生活,所有人死在自己床上
长平街上盛产小痞子,以至于小花
将孩子生到乡下。现在年青人都在街上吃宵夜
他们维持晚上的秩序,路灯
是为他们盛开的

我的母亲不过是初一十五上街的一个妇女
严小桃也是。我的爷爷曾为我偷看严小桃的
女性生殖器,用杉木棍打我的后膝

如今我们生活在头镇,这里没有一个大人物
几条狗在傍晚叫着,几只鸡在早上打鸣
我在这里育有一子一女,在门前挖了一口新池塘



政治荒诞性与人性荒诞性多么相似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这是一句电影台词,广为流传,被诗人运用到诗歌里,显得机趣十足。这是一首语言看似简单实则匠心独具的诗歌。在特定的年代,特定的政治气候下,这句台词会有多种用途。从对汉奸、反革命、政治犯到对普通小民,甚至儿童之间的游戏,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
诗歌让几个玩伴的关系因为这句台词出现戏剧性转折。木头枪敌不过王八盒子,是草民出生敌不过官员背景,是根深蒂固的奴性敌不过无处不在的集权,政治的荒诞性深刻地影响了人性,让人变得失去自我,成为顺从于强权的玩偶。
我想谈谈这首诗的语言逻辑。许多口语诗人时常会陷入现实泥潭,被鸡毛蒜皮左右,而这首诗在自然流畅的展面叙述中,找到了融为一体的“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这个刺点,一下子拔高了好几个音阶,在会心一笑的同时,获得一些不同的思考,这是高明之处。这就是“非常现实”,特定时代的“非常荒诞”,如果有亲身体验的时代见证人,会是笑泪交加的。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还叫悟空


我们几个经常在一起玩的
每人都有一把木头枪
一开始我的枪最好
他们几个都听我的
后来小印的爸爸
给他弄了一把王八盒子
还系了红布条儿
威风得不得了
没多久小印就成了头
有一回不知为啥
小芹跟小印吵起来
小印手一挥
掏出枪来瞄准小芹
“我代表人民枪毙了你”
小芹一哆嗦
我也有点害怕
生怕那枪真的会冒出火来
再后来——
小芹就跟小印好上了
见了我,带搭不理的



暴君其实有看不见的温柔

此暴君不执权杖,不坐龙庭。他朝五谷杂粮发号施令,向二十四节气要收成,在一亩三分地里耕作儿子的未来。但,此人在小儿眼里是一个暴君,喜怒无常,说一些暴力十足的恫吓话。可是当他老了,暴君变成了椅子上面粉,松弛无力,还有些丑陋,儿子反过来照顾暴君,让他不致于永远睡去。
这么个父子之情的诗歌,被诗人写得如此冷峻,不得不佩服其蹂躏语言的能力,变形夸张而又精准的表达。特别是后一段父亲老朽的样子,写得动人心魄。儿子在面粉般的老父亲面前,模仿他作为暴君的样子,其实是在唤起对父亲青壮年的力量回忆,可这不可能了,只能时常用温柔的声音呼唤他,让他在反哺之情中活得安详。诗人在整个语言的推进中都极其冷静,极其克制,但内里的涌流反而更为强烈,这是极端控制力的表现,是内敛的诗歌。
这又是一个两段体,两个时间上的对比式诗歌。一段是儿子的儿童时期即父亲的青壮年时期,一段是儿子的强壮年时期即父亲的老年晚景时期。两端对父亲儿子的不同状态作了手术刀般的对比。不管是语言还是动作,还是神态描摹,都很精致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桃子那几句。有人说这几句的出现扰乱了整体节奏,其实不然,这几句恰恰是意外之喜。满怀委屈无处发泄,便恨恨地揪了几把桃子,这种情态刻画很到位,貌似闲笔,其实是情趣发生点。
我想问的是:温柔的暴君是否有了接班人,新的暴君是否正在表现自己?
也许,那句狠话变成了:再乱穿红绿灯,老子打……


暴君

仲诗文

喜怒无常的暴君
昂首阔步
走在田埂上
动不动就发号施令
“再乱跑,打折你的腿,乖乖跟在老子后面”
湿漉漉的声音
一直从天上传来
干掉他
干掉他
那时,桃子还很小
我恨恨地揪了几把
桃子是无辜的
我是伤心的

暴君
都是一点一点褪掉毛的
他光秃秃地坐在椅子
已经瘫成了一袋松弛的面粉
我常常无声靠近
研究他睡着的样子
模仿他作为暴君的样子
爸爸,爸爸
也会不经意
小声地叫醒他
怕他就这么
死掉了



阿妈向佛狗向善

我想先拥有一个科技顾问抑或是生物学老师,让我搞明白狗拱水是什么意思,明白为何要用一个拱字?
即便如此,这也不影响我对这首好诗是好诗的判断。因为诗人把这个拱水的过程描绘得一唱三叹、层层递进,像是抽丝剥茧,也像是在换挡前进。
这里有两个引擎:一是阿妈,一是小黄狗。我们看阿妈:出了卓仓——穿松巴拉木——过了拉萨河——上了华盖山——进了郎木寺的大殿;阿妈的行程分别对应小黄狗:在地板上拱水——在水泥地上向一条鱼拱水——小黄狗用嘴亲了亲鱼的嘴——小黄狗呜呜地叫。
洛桑阿妈的线索,呈现的是虔诚的藏传佛教膜拜,小黄狗线索呈现的是鱼的死亡过程,这两条线向我们共同交织出一个意思:向佛与向善,是同一回事。
只不过,形式上的整饬和匠气,让诗歌难有更深的触动。读完之后,会觉得诗歌不错,但是足够反刍的地方显得少了。


《狗在拱水》

这样


和青稞面的洛桑阿妈出了卓仓
狗在地板上拱水

穿松巴拉木的洛桑阿妈
要去遥远的郎木寺,过雪顿节
一条小黄狗在水泥地上
向一条鱼拱水

念六字真言的洛桑阿妈过了拉萨河
到了白龙江源头
鱼离开了源头,躺在水泥地板上
没有力气翻身

转经筒的阿妈上了华盖山
小黄狗向鱼的鳃片,尾巴上拱水
小黄狗用嘴亲了亲鱼的嘴

磕长头的阿妈进了郎木寺的大殿
鱼已经死了
小黄狗呜呜地叫,呜呜叫

阿妈阿妈,鱼已经死了
小黄狗在叫,阿妈您走快一点
鱼已经死了,小黄狗还在拱水



无勇气无以峰峦,无偏执无以渊薮

    读了XX的诗,我想多说几句。尽管我已经知道XX是谁。由于这是一次具有比赛性质的游戏,诗歌里出现了XX这样奇怪的符号,不然,会更完美。因为XX一旦转换成汉语,将具有汉语的美。
我首先想说“魔鬼真的只藏身于细节,不藏身于大词语。”细节是否抓得好,是衡量一个诗人是否优秀的重要一环。这首诗每一个部分都有精细的细节,不一一赘述。我特别要谈到的是“因为家里缺钱,它曾在又短又小的鞋子里,弓着身子成长。”这个细节我感同身受,虽然我是男人。我少年时期读书的地方是高海拔地区,买不起好袜子,只好里面裹紧麻布,外面套薄袜子,造成我的脚趾至今弯曲。这样的细节,需要我们用心来发现。诗人一生有甚多酸甜苦辣的细部,但是我们害怕把它写出来,写出来了,就被自己这个魔鬼放出来了。但是不放出来,诗歌平庸无奇。
其次我想说“诗歌是写人性的尤物,而不是写非人性的词语游戏。”这首诗毫不保留地暴露了自己,暴露了人性中:向美之心和爱欲之心,以及复杂的生命体验。脸、手、脚、乳房,这些最能体现人类生命力的地方,诗人都一一道来,不断地自述美的盛开和逐渐凋谢,爱的结合与离弃,不断地把最能承载真情真性的经历娓娓道来。
再次我想说“身体性想象力是诗人最本真的想象力。”承上所说,诗人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几乎是还原式、摄影式暴露出来,这是在真实之上对于身体的重塑,是身体性想象力的激发。最有意思的是,诗人用每一节只有一行的“你说”,更大限度地激发了读者想象力。可以说“你”是一个他者,更是自我。这种人称转换和角色插入,让诗歌有了缓冲,有了节奏,更有了心理强化和诗意提升。
我还想说“只有决绝和偏执才能深刻塑造诗歌的个性。”诗歌永远不是折中的玩意,它不是中国传统阴阳律的调和产物,不是杂糅与因袭。诗歌的力量来源于内心的勇气,内心的勇气释放决绝和偏执之美。这首诗,把自己的手、脸、脚、乳房等分成碎片发给“你”,撕裂开来,把心灵和肢体同时化为碎片,这是来自心性深处的决绝。不仅如此,本诗几乎裸露式的悲欢呈现,无勇气无以峰峦,无偏执无以渊薮。


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

西娃

把我的脸发给你
我说,这张脸,在尘世已裸露40多年
她经历过赞美,经历过羞辱,经历过低档化妆品
与高档化妆品腐蚀。而我很要脸
为了这张脸,我硬着脖子活过昨天与今天
我付出的代价,你在这张脸上慢慢看

你说,美丽的中国女人,你只看到美

把我的两只手发给你
它修长,涂着蓝色蔻丹,正在长皱纹,以后将长黑斑
我告诉你,这双手,做的最多是挑选文字
它在成群的汉字里,选出最符合自己气息的文字
它们组成署名XX的文字和诗篇
它们遭受的冷遇与赞美,加起来并不等于零
同样是这双手,颤栗过,犹豫过,热烈过,冰冷过……
有时也哭泣,但却不知道怎么流出泪水
有一天,它也许会带着不冷不热的温度,进入你的生活
我并不知道它能为你做什么

你说:性感的手,你不求它为你做什么,你只想为它做什么

把我的脚发给你
它是我四肢中,最难看的部分
脚趾弯曲:小时候家里缺钱,它曾在又短又小的鞋子里
弓着身子成长。如今,它依然在各种看似漂亮的鞋子中
受难。只有我睡眠时,它享受过舒适
满心脚掌,不能走过长的路,但它带着我的愚笨之身
走过很多奇怪的路,并去过很多不该去的地方
也许将去到你居住的城市
于我们之间的障碍里,徒然而返

你发来一长串英语句子,我无法明白你在说什么

把我的乳房发给你
我说,真为你遗憾,你错过了它最饱满和弹性的时日
它曾用11个月,喂养过一个孩子
也安抚过几场爱情中的男人,他们曾在上面留下唾液,指纹
但已经很久了,它除了装饰着我更多衣服,已一无是处
有一天,它会成两张皮,里面不再有任何回忆

你说:就是我所有的饱满都不属于你,但你依然热爱此刻

你乞望我清澈地你告诉你
为什么要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
我却用电影阿育王中《尽情哭泣》的片尾曲
代替了我的全部解释

禾一其实不是一个哑巴
诗歌独有的美学在于运动。叙述的运动和情绪的运动,在于是包含了时间和空间的节奏。
这首诗毋庸置疑是一首好诗。诗人将一个老少女置放于白天和夜晚,置放于成长、衰老、死亡这样漫长的时间里。从白天的乖巧听话,到夜晚的缓慢推进,“突突突突”这个象声词具有天然的运动性。不仅如此,她还要经过鲜花小站、墓地和人群、河流与星空,在心爱的一切逐渐消失后,最后去等待一个盒子,通向诞生和死亡、存在和虚无之境。那是一种避免诗歌孤立和线性的怀想,,是自我和他我的相互缠绕和呼喊。
整首诗韵律感很强。韵律感就是运动性。
这首诗还有一个及其具有技术性的方式——隐喻。亮点有两处:绿皮火车和盒子。绿皮火车隐喻“老少女”渴望奔跑而又不得不缓慢运动的心灵和身体,盒子隐喻“老少女”的另一个“我”走向死亡。这两个隐喻使得诗歌具有沉郁、深远的力量。当然,“禾一”这个词语本身就是一个隐喻,也许是诗人,也许是虚构,她既可能真是一个声嘶力竭奔跑的“哑巴”的命运路线图,也有可能是诗人的自我生存状态的另类刻画。但是,什么都是双刃剑,本诗隐喻太多,如果我们不拿出放大镜,是找不到它的掌纹和肌理的。
但我认为这是一首成功的诗歌,“禾一”和她的那个盒子告诉我:她真不是哑巴。



55号:◎默

黍不语

禾一在白天是个会听话的老少女。晚上
是一辆突突突直冒浓烟的绿皮火车。

禾一是老少女的时候不会说话她只
在晚上重复着“突突突”,一刻不停。

她经过鲜花,墓地,墓地上旋飞的鸟群
她经过黄昏,黄昏下的小站,小站拥挤的人群

人群散落的脸。她经过
脸遍布的河流。大雪遍布的河流。

她闭上眼。蓝色星空近在咫尺
又高高在上。

禾一怀疑自己的声音。自己的奔跑
她怀揣的那些村庄。麦子。月光。以及月光下的爱人

通通不见了。

现在。她带着自己的盒子专心等候,一个和她一样
声嘶力竭奔跑的哑巴。

【结语】诗歌是□□,诗歌不是□□,诗歌是又不是□□——朵渔。
雨人. 发表于 2015-7-28 10: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读着享受。
如水一般流过。 发表于 2015-7-28 16: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4_95:}赞一个。
余小蛮 发表于 2015-7-29 22: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受益。
余小蛮 发表于 2015-8-4 19: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你叫张远伦

(*^__^*) 嘻嘻……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9-27 07: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着,,提读,,问好诗人,,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9-27 07: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着,,提赏,,问候诗人,,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9-27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5-8-4 19:23
原来你叫张远伦

(*^__^*) 嘻嘻……

张远伦诗好,评也好。好像在重庆《红岩》杂志社供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2:23 , Processed in 0.44778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