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602|回复: 22
收起左侧

《公园物事》(38首)

[复制链接]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6-26 18: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园物事38首


⊙湖。藏在心里的事物


(一)

他绕着它转圈。
每天转两圈。
方向相同。线路相同。眼神也相同。
每天,开始和结束的钟点也相同。

它不是转湖的湖。
它不是青海的湖。
它不是巴丹吉林的湖。
也不是洞庭波兮木叶下的湖。

人们叫它湖。
他也叫它湖。

他不叫它湖。
他每天绕着它转圈。
独自。
无声。



(二)


穿过公园
看着湖水
我突然想起一个老人
对我有恩
回到家
我拿出他的书
读了两页
这个从湖水里
出来的人
他满头银白的湖水
他满眼
用不完的星光


(三)


沿着湖走
儿子一字不落
背诵了张若虚的
《春江花月夜》
而我只记得七零八落
的几句
我的湖在旁边
支离破碎了
他的湖
正在完成


(四)


人来了,转上几圈又走了。
在看不见的地方,水流了进来
呆几小时,或十天,半月,又流走了。
一个地方,总有人留下来过自己的生活。
一座湖,总有流不走的水留下来积聚成公园的心。
藏在心里的事物,总有各自的光亮各自的期望和各自的完成。



⊙老太太


“要不要帮忙?”她摆了摆手。她脸上有血。
“怎么弄的?”“摔的。一脚踏空,从木桥
摔在了水坑和卵石上。”她衣服湿透。
“赶快回家吧。”“没事。我再走走。”
我走了过去。她头发灰白
能够看出,是从农村来的。
这发生在去年的一个早晨
我忽然想了起来。我从木桥上
走了过去。咚咚咚,木桥在响。
穿着一双,有鞋带的布鞋
(像母亲的布鞋)
她走了过去,很瘦,很轻,木桥没有声音。


⊙新鲜与喜悦


“他发若枯草,多傻呀。”游客说
“他满脸灰尘,多傻呀。”异乡人嘟囔

哦,他们不知道,他们说的
我都听见了。他们不知道
在公园,我的耳朵多么新鲜
我的眼睛也多么新鲜

他们不知道,他们作为一个游客
一个异乡者感受到的新鲜和喜悦
我都感受到了,也感受到的更多
在公园里,自我,也是新鲜的

甚至灰尘,枯草,也是新鲜的
甚至他们的不解,也是喜悦的


⊙早起的人


没有闹铃声
你会早起
我也会早起

多少年过去
早起的我们是被
时间叫醒的人

早起的我们
穿过公园
或不穿过公园
都是在穿过我们的生活

早起的我们
有各自的生命
去穿过
有新的生命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
需要去呵护


⊙在一棵银杏树下


石头是白的。
草上的霜是白的。
它们在一棵银杏树下。

第二次我也走过去了
第三次,我站了下来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谁在叫我
银杏叶落在谁的头上
另一个
就在叫我

银杏叶没有落下来
太阳出来了


⊙银杏树


我数了数,这儿有八棵,叶子全落光了。
我数了数,这儿有五棵,有两棵还有叶子。
很小的叶子。
我猜和小有关的是年轻、空旷、风以及
湖水


⊙白玉兰树


白玉兰树上没有白玉兰
每棵白玉兰树上都有几片
带绿意的叶子
它们都活着
这让我,不那么孤寂



⊙悬铃木


这下明白了吧
你站在臭水沟边
你一直站在臭水沟边
这下你知道为什么我劝你不要那么张扬了吧
这下你该把腰塌一塌了吧


⊙垂柳


由下往上黄
这是树的秘密还是时间的秘密

从上往下落
这是树的想法还是时间的想法

夜里说落就落了满地
在白天
偶尔在落的几片
拍了拍我肩膀


⊙柏树(一)


柏树是旧事物。小柏树也是。
它们没有从墓园的黑暗和自身的黑暗中走出来。
夏雨过后,它们还是。
白雪过后,它们依然是。


⊙柏树(二)


那是八月,或九月
柏树上有星星点点的银白
每一棵柏树上,尤其东南侧
都有

每一棵上,都有几十颗小柏子
在明亮的光线中
有棱有角。银白

每一棵上都是几十颗
有棱有角的银白

从远处看,像是柏树的身体里
长出了一缕或一小片银白的光线


⊙花


高处的,低处的
南岸的,北岸的
都是花呀

嫣红的,素白的
早开的,迟谢的
都是花呀

臭水边的,湖心岛的
飞的,不飞的
都是花呀

花是什么
人是用来想的花是用来
开的呀
把心打开了
就是花呀


⊙草地


半黄半绿的草
经过夏天秋天
又半黄半绿
草地上的落叶
在草地半黄半绿时
开始生长
半黄半绿的草地
很快就全部变黄
像曾经全部变绿
这一年
它也完成了自己


⊙爬藤


垂挂在南河道的坡岸上
垂挂在公园北边小区的铁栏杆
生活被区分了之后
偶尔,心也会被找到──
偶尔,心是一面陡峭的悬崖

爬藤垂挂在心上
爬藤垂挂在左边和右边的深渊上


⊙日本樱花


叶子变红但未飘落。
也许,它只是在坚持。
它要配得上血液里对花朵、白雪的记忆。
它要顺着想象和寂静。


⊙国槐


这十来棵二十多岁的年轻国槐会有一棵或几棵
胸口钉着蓝底白字的铁片
活得像这个城市街道上常见的国槐那般苍老吧
新出生的人,新长大的人,从它们身旁经过
我多么希望,这些活下去的国槐
说曾经有那么一天,我经过了,我经过的时候
还莫名其妙地看了它们一眼,然后,不见了


⊙落叶与完成


槐树叶,槭树叶,柳叶,银杏叶,……
在桥上,草地上,路上,湖上……
昨夜大风,完成了自己该完成的
树叶和树,完成了它们之间的大部分
我仿佛来见证一场盛大的完成,以及
数不清的,一个一个的完成

或者我只是,和其他那些人一样
怀着相同或不同的目的
偶尔地,或经常地经过公园
我们有我们各自的生活但落叶
是那么的圆满,没有一点的悲伤

湖面的落叶,在风的吹送下,缓缓移动
我知道我会写一首诗
把它写给树,写给落叶,也写给今天之前
完成了的生命
还是这首诗,我也写给开始完成、正在完成
还没有完成的生命
那些明年新生的树叶,那些又完成了一点苍老的树干
我写给湖,这个完成不了的公园


⊙桥四周都是湖水


有一段木桥
向湖中央走去
他跟着桥走
他的四周都是湖水

他喜欢这样
喜欢跟着木桥
走到湖中央
他的四周都是湖水

他会让桥先走
他慢一点
有时还会停下来
他的四周都是湖水


⊙歌


霜修的路
那么白
霜修的桥
白里透着
木头的温暖

霜修的路
他没有走
霜修的草
他没有踩

霜修的桥
太阳走在上面
鸟没有停


⊙或看图说话


郑燮说:人迹。板桥。霜。
大墨星文说:水纹。石床。影。
荷花莲蓬藕说:鸡巴。卵子。毛。
老僧说:玻璃。木头。玩。
我提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


⊙我多想啊


夏日黄昏
太阳刚落
西边的天空还红着脸
我们一家三口
穿过公园
回家去

木桥是新的
我们的心
也是新的

儿子让我们手拉手
搭肩膀
搂腰
拥抱
并设计了一支舞蹈中最后的姿势
给我们拍照
哦,这小子
还让我们接吻
我多想啊
但你把头向后仰着,仰着
差点摔倒

西边的天空暗了一些
几片云
已然散得像最后的烟
我们在木桥上坐下来
桥下面的湖水
静静的


⊙他听出了他自己


哦,又是木桥
人走在上面
哦,又是寒冬
木桥咚咚响

木桥咚咚响
听见了咚咚响的人
他踩着木桥的节奏

走在木桥上的人
他心里有音乐
他听出了他自己



⊙椅子


早晨
空寂,无言,覆霜的一张椅子
比霜还凉


⊙秦腔


他又在唱汉献帝
大清早
他又在唱
那个走投无路的寡人

“恨不能……”


⊙乐器


有拉二胡的、板胡的
甚至有打架子鼓的
但我从没有听人吹过笛子
可能吧
笛子不适合在黑暗中吹
更不适合在白天吹
它在黑暗中会吹出黑暗
它在白天会吹出灰
笛子适合在月亮上吹
月亮出来的时候人们都睡了


⊙闪念


诗,时间舍弃的,时间会重新拾起。
诗,一定要放在时间中读,时间会给它一个恰当的空间。
诗,时间会给它配上音乐,或静静地等着它醒来。


⊙小雪•寒衣


在公园里走着,忽然想起今日小雪
我抬头看了看:父亲说过,节气前后
多少都会下点雨,下点雪,至少
吹阵风,飘几片云。哦,天欲雪。
不知在乡下,这阵,父亲喝完茶了没有?

在公园里走着,想起昨天和妻子商量好
今天要给老丈人烧点纸钱。今天鬼节。
天冷了,活着的人,也要给死去的人送去寒衣。
你还好吧?妻子前几天给我说小区门口
一个坐在小木凳子上、不戴帽子、一声不吭的老人
很像你。看出来,他一定也和你一样睡不着
害怕吵醒家人,五点左右就出门,说是去锻炼
那些日子,不知道,走累了,你坐在哪儿
你没有拿凳子。我还真的想你了。这些年来
你离开后,我们的生活依然如故。只不过,和许多
目睹了死亡的人一样,我们知道了怀念。
断断续续,我记录下了一些生活和
我内心的改变。你一定看见的,我和你的女儿
努力着,但安然接受了时间所能给予我们的


⊙平台


在冬天,再也无人坐在门口的
大理石平台上

坐下来,就可以清晰地看见跳舞的人
她们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
但跳舞的人后面有一排树,会阻止目光
看向更远处

而站在平台上
整个公园就会一览无遗
目光会被公园分开人群一样
那么无情地分开

坐在平台或站在平台都可以抬眼望见
西天云朵
美或不美
都可以看见美的凝固或变幻

在冬天,谁坐在大理石台阶上回想那夏日的温热
谁就心怀悲凉


⊙行走


我喜欢行走给我的这种感觉,这种平静。
我喜欢独自走在这些坚硬的路上,干净,明亮。
我喜欢走在,草地与树之间,树与树之间。
我喜欢从西边拐弯,脸向着东,知道太阳快要出来。
我喜欢无声地行走,湖水一样无声。


⊙水中灯


北方冬日,晨七点,天还很黑
公园里的树依然睡意朦胧
路上行人稀少,且都无言
但湖水,已开始映照
水中灯,像孤独而喜悦的人,开始工作
它们互相看见,但没有因此
熄灭自己的光芒
我想天亮了,湖水依然会映照
水中灯会把自己藏在黑暗中
整理那些映照之物,和自己内心的光




⊙雕塑(一)


塑像里住着
一个为救落水者而献身的少年
自从他救了人
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在公园里
他看见过他衰老的父母
有时他们呆立
有时
他们和人群一起
在早晨或黄昏
跳舞
哦,又是寒冬
他看见他们身体的一层冰
一个塌陷了
另一个也塌陷了
他焦急地呼喊着
但无人听见


⊙雕塑(二)


或许那就是飞的现实
飞不高
也飞不远

或许那就是飞本身
无论它梦见了大雁
还是天鹅

或许那就是翅膀的努力
无论是一只
还是一群

或许那就是时间的本意
无论是尴尬
还是孤独



⊙跳舞(一)


马蒂斯在就好了
马蒂斯在
就会让她们在蓝色的湖水上跳舞而不是在灰白的水泥地上

他就会把她们的衣服脱了

蓝色的湖水和跳舞的裸体
他就会把他看到的全部画下来


⊙跳舞(二)


近九点,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站在平台的后面。她能看见整个的公园。
平台前面的广场上,一群人在跳舞。
跟上节奏,跟不上节奏,都在跳。
她想成为广场的一部分,成为跳舞
的一部分,和公园的一部分。站在平台的
后面,她还没有想好如何调整,或不知能不能
调整来自时间的安排。
她想好了要怎样唤醒手脚以及腰的记忆
她还没有想好如何调整自己的和他人的生活




⊙小区(二)


据说公园旁边的小区里
住的都是
本省的大人物
和他们的亲戚
当人声散去
他们会从一个小门出来
进入公园
他们甩着胳臂
像是在自家的园子
他们有时神情严肃
公园里的树木
也不敢吭声
他们中的某一个,或几个
会牵着狗
和我一样转圈
一只,很寂寞
两只碰到,会互相闻闻
如果是几只
就不像它们的主人
情绪能控制得那么好
据说星星看到过
他们偶然的
诡秘一笑


⊙星星(一)


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来
儿子坐在门口的平台上
抬着头
我用手机给他仰拍了一张
绿色的短袖
和高处的天空
都拍了下来
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星
但天空
很辽阔


⊙星星(二)


传说夜深人静
满天繁星会下到公园的湖水里
嬉闹不止
我相信它是因为
我相信自己的童年
也是夜深人静
星星在渠的上游
泼水嬉戏
我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几棵槐树、柳树
也对我说
它们听到了



⊙亭子




当有人拉二胡、唱秦腔
有人就放低音炮、流行歌
又都停下来
又都,继续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九点
在一个亭子里
他们相距不到两米
他们一脸的放松,自在

我看了一会儿
就离开了

在亭子里
他们在争什么呢
他们在争亭子吗
他们在争亭子的耳朵
还是湖水的耳朵
抑或他们争着,现实的耳朵?



坐在亭子里
我才忽然觉得我像
一个无用的书生
前不能前
后不能后
东不能东
西不能西
上不了天
入不了地

就是坐在亭子里
周围的一切都突然空了
像虚无
拥有了真实



就是坐在亭子里
我才忽然觉得
我像一个古人
我那么喜欢飞檐
我那么喜欢红
我那么喜欢小船
我那么渴望着美人
我那么喜欢睡莲
我那么喜欢蜻蜓
我那么喜欢毛毛雨
我那么喜欢红鲤鱼
我那么喜欢
完整的湖水

2014.11.19—11.23
2015.5修改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6-29 15: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银杏树


我数了数,这儿有八棵,叶子全落光了。
我数了数,这儿有五棵,有两棵还有叶子。
很小的叶子。
我猜和小有关的是年轻、空旷、风以及
湖水
士敏土 发表于 2015-6-29 22: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
窗户 发表于 2015-7-2 01: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6 11: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6 1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窗户!
纳兰寻欢 发表于 2015-7-10 23: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多语 发表于 2015-7-11 09: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旷,有力!
凌晨晓 发表于 2015-7-11 16: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它在黑暗中会吹出黑暗
它在白天会吹出灰”

好句!!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15 19: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满天银白的湖水。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15 20: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虚无拥有了真实。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0 15: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0 15: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评!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0 15: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晨晓 发表于 2015-7-11 16:01
“它在黑暗中会吹出黑暗
它在白天会吹出灰”

这两句我也认为不错!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0 15: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15 20:01
虚无拥有了真实。

反过来就是:真实拥有了虚无!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20 20: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0 15:26
反过来就是:真实拥有了虚无!

昙颖禅师说:诸佛如来说法,向无中说有,虽有还无;太尉现在向有中觅无,是无中现有。人眼前见牢狱时,为何不心内见天堂?欣喜和恐怖都在于心,天堂地狱都在一念之间,善恶造作皆能成境,太尉若能了知自心的作用,自然就不会有疑惑了。
凉炉子 发表于 2015-7-20 22: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惊。没有病的病人。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1 08: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20 20:22
昙颖禅师说:诸佛如来说法,向无中说有,虽有还无;太尉现在向有中觅无,是无中现有。人眼前见牢狱时,为 ...

内心一旦安宁,有无如水哗然而落。
 楼主|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1 09: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凉炉子 发表于 2015-7-20 22:37
无惊。没有病的病人。

确实读了。对浓而言,淡了;对病人来说,无病。
乌麦天 发表于 2015-7-21 12: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贵锋 发表于 2015-7-21 08:59
内心一旦安宁,有无如水哗然而落。

肉身佛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12:36 , Processed in 0.20962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